超模刘雯为何深夜发文悼念这位“人生导师”?_Carle_1

超模刘雯为何深夜发文悼念这位“人生导师”?_Carle
原标题:超模刘雯为何深夜发文悼念这位“人生导师”? 本周,时尚行业痛失了一位大师——法国资深时尚媒体人Joseph Carle,没有他,很难说有没有现在的刘雯。 随着GUCCI创意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公布未来GUCCI 将把每年的时装秀场次缩减为两场,或将意味着时装秀大批量“做减法”时代的真正到来。 而时尚行业的一些人事变动也让我们进一步认识到为什么说时尚是一个轮回? 关键词一:大师离世 5月26日晚,刘雯用一段文字和一张合影悼念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导师——Joseph Carle。 (Joseph Carle) “2006年,懵懂的我遇到人生中最重要的导师。在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时,你总能感知我想要表达什么;是你在镜头之外一直鼓励我做自己;是你让我对这个行业有了更多的了解,也是你让我对自己更有信心;无论多少年过去,无论以后你在什么地方,我会一直记得你的勉励,你的支持,你的教导和你的微笑,我永远想你,Joseph Carle!”——刘雯 (图片来自@刘雯 微博) Joseph Carle先生是法国资深时尚媒体人,日前因病逝世,享年65岁。 Carle曾效力法国版《Elle》,后前往中国成为《Marie Claire嘉人》艺术指导。《Marie Claire嘉人》2005年六月刊,Joseph Carle亲自主持了封面人物李昕《一颗新星诞生在戛纳》的时装拍摄,据嘉人官方微博透露,那是2002年《Marie Claire嘉人》创刊至彼时最大的一次制作,也是Carle先生与《Marie Claire嘉人》情谊的初始。 Carle与中国时尚圈之间被反复提及的故事便是他对刘雯的发掘。据曾和Joseph Carle紧密合作的资深时尚媒体人、行业顾问崔丹回忆,2006年一次由他组织的拍片现场,Carle发现了刘雯身上无限的光芒和可能,要知道那时,刘雯才18岁,刚刚来到北京开始模特生涯仅一年,当时接到的工作不过是为时尚杂志做试衣模特等零零碎碎的活儿。 因为Joseph Carle的慧眼识珠和当机立断,2006年《Marie Claire嘉人》12月刊里从搭配小片到大片只有一个面孔,那就是刘雯。 2007年《Marie Claire嘉人》9月刊,Joseph Carle大胆启用刘雯担任封面人物,这是刘雯的第一个单人封面,也是她模特职业生涯的真正开始。 三个月后,刘雯又再次登上《Marie Claire嘉人》封面。 不仅帮助刘雯成为时尚杂志的宠儿,Joseph Carle还积极力助力刘雯走向巴黎、走向国际,2008年初,刘雯签约国际模特经纪公司,正式登上国际T台。之后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刘雯依靠天赋、勤奋和机遇,连续多季成为国际时装周“秀霸”,第一个登上“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秀的亚洲模特,再到如今的世界顶级超模之一。而不管走了多远、多么辉煌,刘雯始终感激她生命中最重要的贵人——Joseph Carle;而据崔丹撰文,之后谈及刘雯,Joseph总是兴奋地同一幅措辞——“it’s just a miracle!” 编辑 2010年8月,另一本法国知名时尚杂志《Numéro大都市》登陆中国,Carle转而到《Numéro大都市》担任主编兼创意总监。几乎是没有悬念的,Carle启用刘雯担任《Numéro大都市》创刊号(2010年九月刊)封面人物,Carle、摄影师Tiziano Magni、刘雯一起创作了《天使与魔鬼》的封面主题。 Carle在《大都市Numéro》的最后一次封面拍摄(2013年6、7月合刊封面),是与摄影师尹超合作,封面人物为章子怡。 2011年4月,《大都市Numéro》发行了第一期男刊,Carle担任创刊人,创刊号封面人物是高以翔,如今两人都去了另一个世界……真的让人唏嘘。 在这个媒体从创作话题到迎合话题、从挖掘出巨星到臣服于“流量”的巨变时代,我们愈加怀念Joseph Carle,不仅因为他给中国时尚杂志带来了审美、人才和规矩,更因为在他那个时代,媒体还能够真正实现造梦——为别人造梦、为自己造梦。 关键词二:时装秀“做减法” 被改变的不仅有时尚媒体,连时尚行业最为经典的创造——时装秀也在发生着明显改变。 5月 24 日,GUCCI 发布了品牌创意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 3 月 29 日到 5 月 16 日期间写的日记。充满诗意和哲理的表达里,Michele公布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未来, GUCCI 将把每年的时装秀场次缩减为两场。 “……我将放弃陈腐的季节性和秀场仪式,来重新获得一种更接近我个人表现力的节奏。我们每年只会面两次,以此分享新故事的篇章——不规则的、快乐的、绝对自由的篇章,它们将打破规则和流派,在新的空间、语言和交流平台上进行创作。” Alessandro Michele在日记中写道: “我想把之前殖民我们世界的主题抛弃:早春度假、早秋、春夏、秋冬。我认为这些都是陈词滥调。失去意义的非个人话语的标签。这些容器逐渐脱离了它们的起源,与现实脱节。” 第二天,GUCCI召开线上发布会,Michele 介绍了更多相关细节:每年的两场秀预计会安排在春季和秋季,都会以男女装合并发布会的形式呈现;7 月 17 日,GUCCI 会在米兰线上时装周发布品牌原定在旧金山展示的 2021 早春度假系列,届时将由 Michele 工作室的助理(而非模特!)展示这一季新品,这场秀被命名为“Epilogue”(尾声)。可以预见,模特的一部分工作正在被素人取代。 其实过去这几年,时装秀模式改革一直是时尚行业的热门话题——很多品牌就把男女装秀进行合并,像GUCCI就从 2017 秋冬系列开始采用男女装合并办秀的形式,直到上一季(2020 秋冬)才又重新把男女装发布会拆分开来;还有许多品牌的秀越发与互联网技术进行深度结合,将线上直播、即看即买模式引进到时装秀上来;还有的品牌离开了传统的时装周,开始单独挑选办秀时间、地点。 新冠疫情的发生加速了时装秀的变革步伐,疫情爆发后,巴黎、米兰、伦敦时装周主办方都已宣布 2021 春夏男装周或推迟或以线上展的形式举行。品牌方面,早在4月,SAINT LAURENT就表示,已决定在今年剩余时间选择不参加时装秀的时间表,并将控制自己的时间表。意大利奢侈品牌Valentino随后跟进,宣布退出今年9月的巴黎时装周,品牌将自行举办时装秀,合并2021春夏男装和女装的发布,并正在为今年7月发布最新的高定系列筹备特别项目,因此也不会参加7月9日至13日举办的巴黎线上男装周。 近期,一些权威机构和人士也通过公开言论反思时装是否应该放慢脚步。英国时装协会BFC和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就联合发布了一封题为“时尚界的重置”的公开信,郑重建议时尚品牌每年应专注于不超过两个主要系列,认为此举能让创意人才有足够时间投入到创意和工艺中,这二者才是时尚真正的独特之处。 《Vogue》主编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在最近的采访中也提出疫情给了业界一个反思的机会,她表示: “我认为每个人都有机会放慢速度,减少生产,让世界爱上时尚的创造力和激情……时尚应该持久,应该情感化,应该具有记忆,应该有意义。” GUCCI 算是第一个响应为时装秀“做减法”号召的头部品牌,不知是否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加速改写时装周的传统模式。 其实从各种维度看,时装周秀都应该做减法: 其一,时装行业的快节奏早就让设计师们疲惫不堪。Alessandro Michele去年五月接受美版Vogue采访时就直白抱怨行业的高压与快节奏,“我试着不要那么强迫症,但这对一个设计师来说实在太难了,有数百万件事情等着你确认,一开始我每件事都尽力一一确认,但我们是间庞大的公司,两年下来我真的快死了,我想停止这个工作。” 虽是80后,但Virgil Abloh的身体早就罢起了工,作为Off-White的创始人兼 CEO、Louis Vuitton男装创意总监,他经常需要一周飞八趟,这样高强度的工作模式让他的身体已经无法从海外差旅中缓过劲来,“我太累了,就去看医生。检查结果显示一切正常,但医生告诉我,‘你的日程安排——所有这些飞行旅程、这些五花八门的项目,都对身体造成了压力’。”他还因身体问题缺席去年9月Off-White巴黎的发布秀,甚至在设计这个系列时就考虑了自己不能到场的问题。 (Virgil Abloh) 放慢节奏能帮助设计师和团队减轻工作压力,把体力和精力放在最重要的两季中,让设计师本人和行业都得以健康发展。毕竟,时装行业只有一个老佛爷,可以几十年如一日抗住一年至少办6个系列的大秀。 其二,减少办秀符合可持续时尚的发展要求。 从售卖角度看,最近这些年时尚圈早已流行不分性别、男女同款的路子,男女装款式都不分了,又何必要分男装秀、女装秀。 而从顾客心理角度考量,随着社交媒体对时尚秀的深入渗透,减少办秀数量,反而能让奢侈品牌重新回到过去神秘、尊贵的感觉,提升品牌调性,岂不妙哉? 关键词三:换帅 5 月 22 日,路易威登宣布,Johnny Coca 自 2020 年 6 月 2 日起将就任路易威登女装皮具设计总监。他将携手女装创意总监 Nicolas Ghesquière将其专长与创意运用于女士皮具。 Johnny 出生于西班牙,曾就读巴黎艺术学院和巴黎布勒应用艺术学院。路易威登其实是Johnny设计生涯的起点,他曾在此担任皮具设计师。之后,他先后就职于Bally和Phoebe Philo 时期的Céline 。2015 年,被任命为 Mulberry 创意总监。他在Mulberry任职期间让品牌变得年轻,女装尤其颇受赞叹。在包袋方面,他帮Mulberry创造了大热包款Amberley,这个系列灵感源自英国乡村风情,并借鉴传统马术风格,采用圆环五金件和学院包造型,经典又年轻。 对于重回路易威登,Johnny表示,这意味着旅程重回起点,但他的创意冒险就此展开新篇。 为什么说时尚是一个轮回?因为设计师也是在轮回的嘛。 Salvatore Ferragamo近日宣布Michele Norsa为执行董事,接过董事长Ferruccio Ferragamo的经营权,任命于5月28日正式生效,他将与现任首席执行官Micaela le Divelec Lemmi合作负责执行集团的战略计划。 Michele Norsa 1948年出生于意大利莱科,2000年代初期加入Valentino担任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Michele Norsa曾于2006年起在Salvatore Ferragamo担任了10年的首席执行官,期内他成功把Salvatore Ferragamo进一步推向国际。 这项任命意味着,Salvatore Ferragamo这个由家族人士掌控了93年的品牌正式交到外人手里,集团大股东家族控股Ferragamo金融公司,未来将专注于战略规划。 今年第一季度,Salvatore Ferragamo销售额大跌30.6%至2.2亿欧元,而上一年同期为增长4.3%。Salvatore Ferragamo决定在此时把业务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大概是想打破家族经营的弊端,让外部新鲜血液带品牌走出危机,重新赢得市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